這一次的聚會起因是因CH要去日本讀書
大家為「為他」辦的歡送會

其實我跟CH一點都不熟,他跟我較熟的馬吉是屬一掛
所以每次的聚會都會有他,但是我們較無交集

當淓告訴我他要出國,要為他辦個聚會時
我自告奮勇的當第二號召人
(其實我是想看看其它的馬吉而已啦!)
原本我是聯絡PING、MING、珠、玲、科,
其它的再各自聯絡…

在過年的一個月前我就很期待
甚至多次夢到跟大夥的聚會…
實在是好久沒有大家一起聚在一起
大夥散在全省各地,除了過年外,幾乎沒有辦法聚在一起
因為嫁人的可以回娘家;還沒嫁人娶老婆的的也要回家吃團圓飯

地點的選擇也是很重要的,原本我是預計大人約20人,小朋友7人
光是想要可以讓小朋友可以跑跑跳跳的地方就費了很大的勁!
那時跟珊提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珊自告奮勇的說他家很大可以讓大夥聚聚
又可以有空間讓小朋友活動,平常他們家就有經常性的宗教活動,
最多可容納十幾二十多人不成問題。
過年期間,他們家的人有活動,所以地點就OK啦!

再來是食物的選擇:
過年期間,又這麼多人,有人說要吃火鍋,
但是淓考慮到大家是要去聊一聊的,如果吃火鍋要忙著弄東西
又要忙著收拾,又沒時間說話了
決定叫PIZZA、烤雞腿和雞翅來吃就好了

一切都是計劃,如果計劃可以跟的上變化那就就阿彌陀佛了!

首先是初二時,丫媽掛急診住院,
珊又臨時說,他家老爸因為過年沒有垃圾車來,怕製造太多垃圾被老爸罵
(他要找地點訂位看看餐廰還有沒有位置(這個豬頭,大年初三訂的到二十人的聚餐位置,才怪)
她後來來電說,只有訂到十二人位的
哇哩咧,淓打了電話對他碎碎唸
才決定還是照原訂計劃的地點
淓和科打電話來問我,我正在急診室忙著,只好請淓幫我聯絡
淓還打電話來問我,丫媽住院我是否可以成行
行!當然行!我已經想這個聚會想了好久好久好久了
高雄幫的聚會不成,這一ㄊ×ㄚ如果再沒去,我一定會嘔很久的一段時間
我會不惜排除任何的萬難,抵達的。

還好舅舅們同意請看護,還好叫的到看護
初三那日,科一大早就打電話跟我約時間,要順道載我上去
(其實我還不太想麻煩小科,如果沒請到看護,老媽沒要去嘉義的話,我還打算坐火車上去呢!)
因為老媽他們要去南投,可以順道在南二高的中埔交流道放我下來,就不用麻煩小科啦!
那一日,真的是南二高停車場
八點半從家裡出發,十二點還沒到…
光是要下那一個中埔交流道就塞了近一個小時…
(此交流道為前往各大風景區的要塞如阿里山,塔塔加、民俗文化村等)
我被姊姊罵到臭頭,他問我怎麼不提早說呢,不然可以在水上下也比在這塞了這麼久快多了

開始塞在中埔交流道的時候,我就打電話給小科,提醒他
要他在水上交流道下,千萬別在中埔交流道下!

十一點時,淓就開始一直問到哪了,到哪了?
當時我已經到水上了,但是塞塞塞
實在沒辦法,我請姊姊下了交流道,把我丟著,我再請淓來載我

果真是計劃永遠是趕不上變化
我聯絡的人都臨時不能來啦!
PING還在高雄娘家,他老公打了一夜的麻將,還沒起床,他無法放下二隻小的,自己前來
打給MING時,MING的口氣很差的說他不能前往,但是沒有說明原因…
LING呢一家四口,只能派他老公及大隻的町町做代表,因為她要留在外婆家,多多陪外婆
科負責聯絡的張董,因為張董的老爸住院,又老婆肚子背一個,又有一隻小的要顧,不克前往
就這樣比原訂人數少了五個大人,四個小朋友
還好,一向忠厚老實的瑋帶著久違的老哥和CH前往(CH找了老哥和瑋)


我到的時候,其它的人也都差不多剛到沒多久…
也有的人還沒到,等大家都到齊之後,
看到了很久沒見的烏龜,大哥,他們二個人愛的結晶正在吃粥好CUTE,七個月的他綁了一根衝天炮
最意外的是看到珠珠穿著孕婦裝,珠珠的氣色不是很好,之前的小插曲,讓他對於這一個格外的小心
珠簡單的解釋是感冒(其它人都不知道小插曲」白目珊還對珠說,我懷孕時頭好壯壯,都沒有感冒
我和淓還真想對珊開扁。
珠珠和她的阿娜答緊緊相擁,這對夫妻為了這小BABY可也吃足了苦頭
旁觀者的我,對於珠珠真的好心疼

老大帶了町町前來,町町已經七歲了,那時才四歲的他,跟著玲和老大來高雄參加LI的婚禮
也順便高雄二日遊,那時他還認識小蓉阿姨呢!這會兒大了,變的生疏了
町町是我們這一掛最早出生的小朋友,大家都很疼她,
町町到的時候,每個人都急著跟她打招呼,給她考試要她叫人
LING一家在三個多月前,舉家搬到台北
老大為事業打拚,經濟比較拮掘,而沒有讓町町上幼稚園
當鄰居問起町町時,而町町回答說「爸爸沒有錢讓我讀書呀」
聽完整件事件的我,好心酸唷!
町町在鄉下讀的是最好的雙語幼稚園,花費也不會很貴
到了台北最便宜的幼稚園,花費比鄉下的更貴…

烏龜和大哥是二技的班對,
大哥在二技時,就是好好先生…
對所有的人超級照顧,我們班常辦活動的地方就是大哥家
焢土窯、摘龍眼、中秋烤肉等…
有一次班上辦獅子座流星雨夜遊活動時
我還是坐大哥的機車上山的呢
(那時號稱最大的獅子座流星雨,當時我是學藝吧?我還為了這個活動去向系主住要求停課,還被唸呢!
當時全班有二十部機車出動,只有十幾個人趕回來上第一堂課,我還被系主任消遣點名哩!這大概是我讀二技時最難以忘記的事。)
大哥與烏龜的交往,是快畢業時才知道的,其實那時他們早交往很久了!當時後座其實應該是要坐烏龜的才是!我這個白木的…


科和女朋友及餅仔一點都沒變,大家互相說最近的生活,就像以前那般的打轆,
說說工作時的情形,互相吐槽!

我很幸運的被淓欽點跟著他一起去拿PIZZA,和買飲料
一人交一百元,老大贊助一千,還有找二百…

其實等大家到齊時,開始開聊才一個多小時,有的要趕著回台中,
科和餅仔要去找張董就匆匆忙忙拍了幾張照片,只剩幾個人!

乙醚把原本要離開的瑋、老哥和CH留下來,再續攤
剛好陪我等老媽他們從南投回頭載我!
老哥在台北混的不錯!今年剛從大學的音樂系畢業,在教授吉他
及在學校教音樂!
瑋,完全看不出來是教授小提琴的老師(他從專科才開始學吉他)
而且還是有車階級的…果真是黑罐子裝醬油看不出來
CH--今天的主角!
哈!我今天才算是跟他真正好好的聊了一下!
本來在奇美電子工作的他,工作四年,賺來的錢幾乎都賠在股票投資下
(會知道是因為大家爭相問他的年終,他這時才說出的!)
姊姊在日本讀研究所,快畢業了,便鼓勵他也來日本讀書
幫他安排好住宿,工作,學校,安排的妥當了,過完年就要過去了
他有個好姊姊!他說等那兒穩定了,也要把女友接過去了

說到女友,瑋和CH的女友都小他們五歲,是七年級生呢…我們都笑他們愛吃嫩草…

三點半,老爸來電說已經過蘭潭隧道了,要我稍作準備:
這一次的聚會正式結束了

趁著有空趕快把它記錄下來,夠讓我回味許久囉!

整理照片時,我才發現我竟然沒有大合照:太過份了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