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明明就是親蜜的一家人,有時候在爭吵中,所用的話語卻是極為難聽、尖酸,讓雙方是二敗俱傷。

 


最近的生活過得真的很沮喪:在家裡越來越懶得說話了!

被老媽批評的一無可取,太散、太懶、不會存錢、以後沒有前途…

唉…可是有誰知道,這些卻都是相對性的…

 

姊姊對媽媽有眾多的不滿,對於姊夫有極大的不諒解,但是這些也都是相對的…

 

有時候看到這些煩人的事情,覺得好痛!好痛唷!

 

先說我吧!最近的我很悠閒…每週只上班一、三、五的半天…其餘的時間都是自由活動…又加上老媽和丫妹都開學了,他們二個人都很忙錄。怕老媽太辛苦。我很自動的當起了丫妹的司機,早上坐校車的時候,我載!下課回家我載…早晚的拜拜我也都很自動自發的接下了。每週的會面我去。所有費用要繳的,什麼事情要辦的,都是我去,我包辦了家裡的大小事,除了煮飯洗衣外。至於老爸的生意,反而是沒那麼的積極,但到也是加減做。

其實我太可讓自己很忙碌,去找許久沒有聯絡的朋友及同學。我也可以快點去找個兼差的工作,多賺點錢。但是我卻都沒去做!是因為懶嗎?還是就像雨珊所說的因為賺的錢不是自己的,又不能隨意花,做那麼辛苦幹麻。

每回去探視老爸的時候,老爸都一直要我把生意給顧好,我會顧嗎?去找客戶的時候,客戶連甩都不甩我,我的面子薄,自尊高,拉不下臉。每回想找個工作,又想起老爸的拜託就沒這麼的積極了。

但是老媽卻常常又此來傷害我:

1、如做事那麼散,以後怎麼去外面工作?馬上就被人吵魷魚了。

2、再不就是不去找份工作,沒有另一半,沒有錢,老了怎麼辦,難道她要陪我到老嗎?(是這樣子的嗎?從出社會到現在,我的薪水不是都交給她保管,貼補家用,凡家裡的大小事,哪一樣不是我要撿著做。)

3、有時候臨時找不到東西,就會說我東西都亂丟,沒有隨時收好,以後怎麼嫁人。但是…我的東西亂丟,我想用的時候,我自己會找出來,這樣子也可以唸,也要罵人,這關嫁人有啥屁事。通當來說對於別人的東西我都會收拾的很好,自己的東西就隨意放,這樣子也有錯嗎?我自己會分的很清楚的啦!

4、有時候老媽和丫妹在客廰吃零食,都不把塑膠袋拿去垃圾筒丟,唸了她們一下,老媽就會扯出八百年前,我哪一次也沒有丟再次說我有多散…但是我每天都在幫她丟垃圾的哩!她上次幫我丟垃圾是幾個月前?

5、昨天晚上,我故意不把某樣菜冰到冰箱去,故意讓它壞掉,早上老媽看見,又開罵了,我做事散。其實是我們家每個人都很散,但是她從不罵妹妹,也不檢討自己,常常就是找我開刀(因為妹妹會找盡藉□,而我是反正就自己的錯,被唸是應該的,唸到最後,我是個好吃懶做的人,這是什麼樣的世界。

6、對外人很好,對自己人很刻這是我們家的人的通病。老媽對於同事是很慷慨的,好好媽媽,整天笑嘻嘻的。但是在家中,心情不好,就拿起陳年老事怪來怪去,牽拖來牽去的。

7、妹妹做錯事情,我唸妹妹,她就會說我很情緒化,又沒啥大事為什麼要這麼兇。所以現在的我,妹妹做什麼事我都不想管。如果我不管又罵我,都放任妹妹的行為偏差。老媽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8、姊姊和她的婆婆處的不好,及和老公常吵架老媽就怪罪於爸爸,說這是報應,因為在早期的時候,老爸常罵老媽,所以她的女兒就被女婿欺負。這是什麼樣的邏籍?

9、老媽常說我沒有責任感,OK?如果今天我沒有責任感,我大可屁股拍拍,當初不要留在嘉義工作,或著跟著小惠去竹科當技術員,不要留在這兒人見人厭的。

 

至於姊姊這邊…我覺得她也有點被老媽影響,很情緒化。

1、姊姊和姊夫談了七年的戀愛才結婚的,婚前分分合合,婚後懷了小baby卻常常吵著要離婚,我記得那時候是因為她婆婆要南下與他們同住,姊姊極不願意。所以每日爭吵。但是這二夫妻在吵起架來說所的話有夠惡毒又難聽。曾經是這麼相愛的一對情人,卻只因為這些小事而爭吵,彼此不相讓。一對故執的金牛及魔羯組合,開始惡言相向,吵著要離婚。這樣的模式跟小時候的爸爸媽媽吵架根本就是一模一樣的。

2、姊姊跟婆婆處的不好,我覺得有時候是雙方面認知的問題,及生活背景的不同。及各種方言一樣的話,但是表示的意思不一樣所造成的。但姊姊就會覺得很委曲。我知道姊姊很委曲,但是如果她能以另一種方式來表達是不是會不一樣。至於何種方式,這得就靠她的智慧,因為每一個人生階段的成長,總得自己想法子去度難關。別人的想法不見得適用於自已。看到姊姊和婆婆的相處讓我覺得這挺像媽媽和丫公丫媽的衝突。唯一不同的是,丫媽不願意照顧我和姊姊,但是姊姊的婆婆卻死死的把姊姊的兒子綁住,深怕我們搶走了她的孫子。

3、姊姊對小毅的教育方式,就像老媽從小對我們的栽培,深怕輸在起跑點上,其實最好的教育是一給它一個和階的家庭。言教不如身教。EQ的控制是很重要的。常常看到小毅很莫名奇妙的被姊姊打屁屁就覺得很心疼,這是不是又是小時候媽媽對我們的教育也是這樣呢?

4、姊姊真的很為我們這個家,有時候她為我們家所做的一切老媽常常不知道感恩,有時候沒錢就是找她,對於一個月光族來說,沒錢已經是夠痛苦了,老媽還要找要錢,老媽要不到錢就會開始說起幾百年前的事,再不就是說義我們這些女兒沒用,老媽沒錢也不拿錢來。老媽每次開始碎碎唸的時候,姊姊就開始也跟老媽辯了起來,二母女又開始吵起架來,這樣的情景就跟老媽和外婆的相罵是如出一轍。

5、姊姊真的很疼我和妹妹,但是有時候,卻常常是心情不好而對我和妹妹兇,當姊姊又開始在情緖化的時候,有一陣子我常常掛姊姊的電話,也常常跟她吵架,像個歐巴桑一樣碎碎唸。跟他一樣怨東怨西,天底下的人通通都對不起我。

 

先接了庇護農場的工作後,我開始學會了感恩及知足。離開了岡山的這一份工作有了較多的時間可以看看書,看看電視,許多的事物也慢慢的在反省中,沈澱自己的心靈。可以體會姊姊夾在二個家庭的無奈,可以體諒少了老伴媽媽的孤單,對於沈受相當壓力的妹妹有更多的心疼。自省是一回事,但是可以將所有的責備往肚裡吞更是不容易,有時候跟姊姊說了心裡的不愉快,反到是增加了她跟老媽的衝突。這又是我所不願意看到的。

 

 

我沒有談過戀愛,沒有交過男友,我不知道我以後會不會變成他們這樣子般,但我已經在老媽的言語傷害下,越來越自卑,越來越自閉。

期許自己不要再有情緒化的發生,做事情不要再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