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今天不在家,
他所交辦的事情,我做的丟三落四的:
其實主要是真的很想要他fire我。

今天老闆說了重話,說我再這麼下去,他所交辦的工作我都做不好,
那這些會計的工作他自己來就行了!
我在猜測他的尾語是不是決定要fire我?

如果真的被fire我要何去何從呢?
農場的工作已經答應人家了,放不下,不然我真想去竹科找個作業員的小女工做
至少會比現在快樂。

如果去做補習班的老師呢?又有招生的壓力。
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明明十分可以做完的事,我拖了大概一小時才請老闆過目,老闆問我到底在搞什麼鬼。
我能告訴他,我在把我的東西都整理好,把該交待的事用便條紙寫好,明天小姐我打算自己炒魷魚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反彈會那麼大呢?平常老闆這麼的疼我,他以他善長的安慰取代責備,
那為什麼我還會如此的不識相呢?
從老闆到店裡的時候,我就一直不斷的偷偷哭泣…
我想我最大的問題是,我常常搞不清楚他到底要什麼!
相同的一件事情,我已經做了不下數十次,我都快要會背那些東西。
他每次只會唸一下我做的不對,什麼該怎麼做。然後每次所說的做法程序又不太相同。
然後又唸我的方式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不懂。別人怎麼會了解
而我每次只能無力的告訴他,我懂,我打算告訴他全部時,他又不聽!
我曾經請別人看過我的東西,別人還都看的懂,為什麼只有他看不懂。
然後在股東大會的時候狠狠的刮我一頓。

我並不怪他在股東大會刮我,因為他如果不刮我的話,勢必會有一個我更討厭的人來刮我
而且刮的更利害。

因為討厭寫字的我,討厭一樣東西一直不斷的抄來抄去,我習慣用打字,打出我要的東西。
再請他過目,等ok了再抄過去。每回打字就被他唸,也不告訴我到底對不對。使得我一真不斷在做重覆的工作。

不是本科系的我,對於做帳真的很頭疼,第二次去離開,他也不讓我走,他要我用土法鍊鋼的方式做帳。
其它的交給會計師去做。那要我何用?
我真的是受夠了!


明天,要怎麼不去呢?好煩唷!










全站熱搜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