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星期四

我拖著病體,帶她去看考場
還順便帶他去文武聖殿拜拜
都是一堆人.

去拜拜的時候,還有人順便點燈,
我笑著跟丫妹
那麼多人點打,文昌君怎麼知道要照顧誰?

有一堆的父母忙著幫他們的小孩寫(文昌狀??)
,陪他們的小孩拜
如果是老爸帶去的話,老爸和老媽一定也是會這樣簦 
可惜的是,帶丫妹去的冷血的二姊

丫妹一心想要去外地讀書
快滿十八歲的她,早該訓練她獨立。
除了交通未達法定年齡不能騎車,
我要幫忙載,其餘的工作,我通常都不太願意幫她。

在廟裡,她問我要怎麼拜,
剛開始丫妹很白目,一樣一樣問
我請她去看清楚,不懂再問我,
被我唸過之後,她就稍徵上了軌道了!

回程之後,看到還有父母在幫小孩祈求的(小孩沒去)
而且還祈求很久呢!

連考試拜拜都要父母幫忙,
不知道他們的考試,父母要不要去幫忙考。



早上一早,起床幫丫妹綁頭髮,沒錯!我上面在那邊碎碎唸是唸假的
綁頭髮還是我拜譕丫妹讓我絘的
我實在是不太想看一個清秀的高中女生,頭髮亂的像歐巴桑一樣去考試
他習慣把留海留的又長又厚,一點精神都沒有
我懇求他讓我幫她絘衝天炮,讓她的成績可以一飛衝天,好運旺旺到
 
『玉體微恙」的我,本來是打算要睡回籠覺的,
老媽就拖著我坐車帶丫妹去考場
就有一個瘋婆子,頭沒梳,穿著運動褲,拖鞋就出門了
丫妹沒吃早餐,我還蓬頭垢面的下車幫她覓食…
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老媽說,在車上看到我的穿著覺得很好笑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