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標題我想了很久,不知道該怎麼下
會打這樣的黑與白是我這幾天腦袋裡一直在盤旋的問題

星期六姊姊在開車,小毅想去媽媽駕駛座上去跟媽媽一起開車
被姊姊罵,他一臉無辜樣坐在他的位置上
很乖很乖,乖乖坐了大概二分鐘後
又開始手不安份的動來動去
動到要去玩他媽咪的剎車
我小罵了他一下,他整個人縮了回去
姊姊要我扮白臉,而不是跟他一起扮黑臉
我才說了,小毅二姨惜惜!
他就衝過來後面!快要哭哭了
我開始對他說為什麼不行,這樣子不行
他用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我,我也不知道他聽懂不懂
黑臉與白臉策略有效唷!





星期一,到農場上班
小英和大雄又為了莫名的事情吵架
小英先罵人,大雄再罵人
剛開始的時候,lin還沒來時,我是先詢小英
為什麼生氣,其實原因我很清楚
我只是希望藉由的她的□中,讓她知道自己的錯
但是大雄不干心,要哭不哭的樣子
還一直也小英罵髒話

等到lin回來了,LIN詢問了整個狀況,
交叉問訊,最後對小英做了懲罰,扣午餐費用二天
小英不干心,跑到田裡哭,我怕他的病發作,好心的去田裡在跟他溝通
丫忠也拿小椅子讓她做
誰知道這小妮子回來的時候,開始在摔東摔西的
當場我也快發飆了…
lin要小英下午回家,小英不回家
lin擱下狠話,要小英快回家,他開完會時,不希望看到她還待在農場
(每次只要這二人一吵架,小英一定會搞的農場每個人的火氣很大,四處去惹事生非)
小英死也不願意,而且他的腦海裡一直認為我們要把她趕走
用大姊頭式的□氣,也在跟我洛狠話
以我這種大剌剌的個性,
要是呂丫妹,早被我揍了,
但是我想到星期六姊姊跟我說的黑臉與白臉的故事時
我的姿態馬上軟了下來,
好聲好語的勸她回家,動之以情,說下午這麼熱,回去休息,又不用扣錢,
而我是怕她又被扣錢,(lin與他有做行為約定,下次再犯是扣五天的午餐費用)
這小妮子,原來是怕回去會被丫媽罵啦!所以才死也不回家
我只好叫她跟丫媽說,她人身體不舒服,老師請她回家休息…
我也答應了要幫她打電話給她丫媽說
我知道我這樣是教壞小孩
可是如果不把她哄回去,下午農場會大亂
幾個病人的病會不會發作也不知道?

那我們是否要跟她丫媽據實以告呢?
如果據實以告,老人家一定會罵人的
怕到時候會失去她對我們的信認度,那該怎麼辦,

so,我和lin討論的結論是,暫且不告知…


繼這二個黑臉與白臉事件後,
我又想到了,這個社會上,黑與白其實是有共同存在的必要
只是為什麼要把黑的當成是兇的,白的當成是親切的,
這我就不懂了,
是因為黑道和白道的由來嗎?

說穿了,黑與白只是互相制衡的
難怪現在的天空都變『灰』了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