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姊姊知道了這一件事,也知道我要上嘉義去
姊姊問我,有跟jane好到要第一時間趕到嗎?
或許姊姊不了解我們那一種比革命情感還要好的感情。
我們是可以很久很久很久不聯絡!
但是聯絡上之後
卻又有許多許多的話題可以說
有許多的心裡話可以對人吐訴的那一種肝膽相照的好朋友
但我真的想安慰她,想看看她!
讓她知道,她不孤單!還有我們這一群馬吉關心她


早上打電話給sam跟說這一件事
sam以宗教及台灣人的習俗要我別進屋內
不然明珠的婚禮就去不成了!
會造成二家之間喜喪互衝!

後來經過冷靜的思考之後,
覺得還是不要去了!
主要是因為第二天喪家總是比較忙!
要忙著寄白帖,及一些法事履辦。
而她又是幅裡的老大。要忙的事情很多。

最重要的是,我想堅強的jane,一定不會希望我們為他擔心。
有些時候,無聲勝有聲。

記得三年前,jane的弟弟往生,
那時候她弟弟已經走了半年多
她才告訴我們的。大家怪她怎麼沒有告訴我們?
她淡淡的回答說,告訴你們做什麼?
你們又幫不上忙!

這一次,如果不是因為珠要結婚,
大家也不會知道她爸爸情況的不樂觀
她大概也不想讓人家知道她爸爸的往生。

她在我們班是最小的,但又超乎我們的成熟
我們常說他是老妹妹,比我們老的妹妹
但她在處理事情方面,卻是又比我們熟練的多。
我想我還是別吵她,讓她辦好事!
我們的老妹妹會堅強的!
或許明天有空傳給簡訊讓她知道我們 對她的關心就夠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