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帶病往生的資料時 
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部落格:助念布落格
會想點進去是因為,丫嬤當時往生時,來了很多的慈濟師兄師姊來助念六個多小時,
本來是有二十四小時的,因為丫媽是凌晨往生的,所以來不及,
大家都約七點才來開始助念,
丫媽下午二點入斂,這些師兄師姊只能到一點就大回向了
因此,我對於助念的這檔事,不再排斥,甚至我想,如果有人要找我去助念的話,我一定會很樂意的。


裡面有一個故事,我覺得很有趣,跟大家一起分享:

有一次到白河為一位師兄的岳母助念,兩台自用車前去,因為路途較遠,而且助念時間較長,助念完後我們就到大仙寺用午餐,順便禮佛,邊走邊談論助念的總總感應,突然一位出家師父從寮房出來,問我們從那裡來,是那個助念團,是來幫人助念嗎?我們說從高雄來,來白河助念,這位出家師父說,她昨天夢到有聲音跟她說,明天有助念團會從高雄來,所以這位出家師父就在等待,沒想到真的您們會來,這位出家師父還說,因為她的俗家媽媽住在高雄,她人在白河出家,媽媽年紀已大,耽心媽媽往生後沒人幫助助念,所以祈求菩薩幫忙安排,她抄下我們的電話號碼,有時候因緣真是不可思議,有一次這位出家師父真的打電話來,去為她的親人助念,至於她的俗家媽媽部份還沒有接到電話來,不知是---或者是---我們不得而知?我們要惜緣,結好緣,修佛緣,你我相識即有緣,面帶笑容結人緣,佈施歡喜種善緣,你對我錯相惜緣,損我逆我消孽緣,生老病死了塵緣,果報好壞皆因緣,慈悲為懷修佛緣。
有一天釋迦佛祖對著所有弟子在講經說法,忽然他叫起了阿難說: 「你拿一個桶子,到前方五里路遠的一個小村莊,向一個在井邊洗衣服的老婦人,要一桶水回來,記得態度要客氣和善一點。」阿難點點頭,拿著空桶子,往世尊指示的方向去要水。他想說,這麼容易的事,一定輕易就能辦妥世尊所交待的任務。走阿走的,走到了那村莊,真有位白髮蒼蒼的老婦在井邊洗衣服。阿難,很有禮貌的向這位老婦恭敬的作揖,說:「老人家啊!老人家,可以跟你要一桶水嗎?」那老婦一抬起頭望向這年輕人,不由怒從心生很生氣的說:「不行,這口井只能給這村子裡的人使用,任何外人,是不被允許的!」接著就把阿難給趕走了,任由阿難苦苦哀求也不為所動!阿難無奈!只有帶著空桶回去...他將他所遭遇的種種情形,娓娓的向世尊和在場的弟子道來..世尊點點頭,示意阿難坐下,接著祂叫舍利弗去。舍利弗一樣走啊走的,走到了那村莊;一樣見到那個白髮蒼蒼的老婦還在井邊洗衣服。舍利弗一樣很有禮貌的向這位老婦人,說:「老人家阿老人家,可以跟你要一桶水嗎?」 那老婦一抬起頭望向這年輕人,不由得心花怒放.....彷彿見了一個很投緣的親人。很高興的說:「行!行!,我來幫你打水.....」打好一桶水給舍利弗後,又叫他等一下;老婦人匆忙的回家拿一些齋食叫舍利弗帶著路上吃。他帶了整桶水回去,將他所遇到的種種情形,也娓娓的向世尊和在場的弟子道來.世尊點點頭一樣示意舍利弗坐下,阿難和在場弟子就很納悶、疑惑,問世尊是何種因緣?造成阿難和舍利弗這兩人有這麼大的差別。世尊開示說道:在遠劫前的一世,這位老婦淪為畜牲道,是隻老鼠;牠死在路邊被烈日豔陽暴曬著,阿難那時候是個趕貨經商的賈人,見到這隻死老鼠,心中起了嫌惡之心,掩鼻而過,舍利弗那時是個正要赴京趕考的讀書人,見到這隻死老鼠,心中起了憐憫之心,順手捧把泥土將牠掩蓋。經久遠劫以後,現在他們見了面,產生這樣不同的差別待遇。眾人可以想像,小小的起心動念,就有如此大的善惡果報,何況是直接加諸痛苦在人身上呢! 緣份真的很奧妙!有時候走在路上,看到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莫名其妙就覺的很討厭;有時候又跟個完全不認識的人或不是很認識的人產生莫名的好感,就像我對你的感覺一樣。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同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