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媽住院,我們第一天住的是腫瘤病房
當初二舅沒說,我到也沒想到!
第一個晚上是丫母顧的,
三人房中,只有住我們一個
當開門進去的那一剎那!
我整個人是起雞皮疙瘩的!

第二天,由於許多是既定行程,我們只好請看護來幫忙照顧丫媽!
從嘉義匆匆忙忙回來後,洗個澡,趕緊讓看護回去休息!

再回來時,整個病房已經住滿了人,

只是丫媽的呼吸都有咕嚕咕嚕的聲音,
請護士幫忙看看,護士說,必要時還是得換床,到有吸痰裝置的床位去,
A床的婆婆很好心的就和我們換床位,
我們從C床跑到A床去,
搬東西,搬的好累唷!

一夜,一直注意丫媽的呼吸聲,
沒有睡的很安穩,好在今晚SAFE過關!

第三天
丫媽的精神不錯!問他舅舅的名字,她都還叫的出來
也會唸阿彌陀佛,由於B床的大姊,他們今天較忙!
覺得昨天顧丫媽的看護還不錯,便也指定叫了原來的看護要來照顧他們的媽媽
由於原本的那一位看護有事,先有他們的老闆娘過來

中午老媽來交班的時候,跟那位看護的老闆娘聊了起來!
老闆娘從外頭晃了一圈回來說,隔壁房的有一個人要回去了!
笨老媽還說,不錯呀!可以回家了,哪像我們還要待在這兒
後來老闆娘跟她解釋了一下!
我們家的白目老媽還說要去看…
那位老闆娘才跟丫母說起醫院的『傳奇故事』
我和丫妹受不了…就決定打道回家

妹妹從醫院回家的時候,我們本來還想繞別條路別經過隔壁病房,
誰知道,隔壁病是隔了好多間的隔壁
丫妹回家直喊不舒服

第三天晚上
由於白天丫母餵了丫媽喝二杯木瓜奶奶
晚上一直拉肚子,一晚,換了二次的床單,
在第二天的時候,護士就有交待要檢驗大便,要我們挖大便
到檢驗罐去,丫媽拉的是水便,不好挖,只挖了一點
想去問問護士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再努力挖,不然那個臭臭的尿布要丟了
誰知護理站的人都不在,我就四處去病房找護士
(這邊的護士,每個人都超忙的,幾乎都有跑的
拉鈴,很慢才會過來;所以我幾乎都不太拉鈴,都直接到護理站去)
找到了護士,原來值班護士,和醫生全部都在急救,
走廊上是那一房的家屬(沒有事的也都被趕出來了)
等了二個小時,受不了,我決定放棄,不夠明天的話,有便便的話再挖啦!
隔天,我也不敢問,但又覺得怪怪的…

第四天  初五
醫院開工了,醫生們巡房的時間越來越晚了
一早,我就在等醫生來巡房,
想請醫生幫我們轉到感染科的病房,就是不要待在腫瘤科
等到早餐都沒吃,
中午餓到受不了,
下去買個午餐和尿布
電梯超難等的,回來的時候,醫生剛走…

我跟醫生說…有人往生,不太舒服
醫生還聽不太懂,在INTERN的解釋上他才知道往生是DIE
醫生跟我說,每個地方都有人DIE呀!
(醫生是香港人)
我就跟醫生開玩笑,拜話啦!讓我們換一下咩…

媽媽中午來交班的時候,我有跟老媽提了一下
二天沒好好睡的我,我要回去好好的擁抱我溫暖的床
晚上我跟妹妹和姊姊去吃海產,
趁妹妹開學前去吃一頓,老爸要請客…


在半夢半醒中,老媽來電說,要換病房了
趕緊騎著機車衝去,老媽已經把東西都整理好了
就差推床了…

到了感染科的病房,大家的門簾都拉著,感覺好冷清,都沒啥人情味
我看老媽累了,就趕他回去,老爸卻直來電要我跟姊姊去吃
一想到要去吃又要花錢,而且毅寶回來了,媽媽想死他了
但是丫媽誰顧呀?誰知道,姊姊來電,問說,啊你是不會自己回來呀!
我就很生氣的,決定讓老媽自己回去
我顧,海產小姐我也不知了

老爸一直在奪命連環CALL,我被CALL煩了,乾脆請隔壁的外勞,幫忙瞄一下囉!
我再貼他錢!外勞也同意!再跟護士交待一下,
也要老爸打給二舅說,因為我臨時有事,有請隔壁的顧一下!

回到家,老爸說,因為他打去二舅家時,表姊說他出門看丫媽去,姊姊載著媽媽又衝去醫院
剛好二舅在那兒待了一會兒了!

等二舅回去後,媽媽打給我說她想看電視
我請她跟外勞說一下,老爸就可以去載她回來啦
等我吃完我在去醫院…

回到醫院的時候,外勞已經幫丫媽灌完奶奶還有茶茶哩!
拿錢給她,她也不收,只好等明天,再請她喝木瓜奶奶囉!

第三天晚上還算平穩,看『宋家皇朝』到快二點,五點才睡眼矇矓中,護士幫丫媽抽血,要化驗
我得幫忙…護士抽到一半時,有人按鈴了,
緊急事件…
我等到快睡著了:
等護士忙完了,我趕緊睡覺去
六點起來餵奶奶
七點起來餵水時,發現,我們家古錐的丫媽把鼻胃管從嘴巴拉出來一個圓環…
CALL護士,護士在交接班沒來,
我問可不可以直接拔出來,護士SAY  OK
拔了出來,要換尿布,才知道:天呀,床上做水災了
丫媽凌晨才換尿布,早上的尿竟然是這麼的多
我還請實習護士幫我搬床墊
床墊太重了,她要我幫忙,
但是丫媽躺在家屬病床上,我怕她摔著了,只好請她自己一個人搬過來囉!
忙了一陣子才搞定,打算要來好好的睡一覺時
護士來換藥了,又在那兒弄:

換完了藥,又換小舅和小舅媽來。睡夢中…
又跟他們聊了近三十分,他們才離開

補完了眠後,開始跟C床的聊了起來(我們是B床)
C床的丫桑,一直不斷的跟我說他們家的故事
從她的兒子、女兒、到孫子,從小到大,做啥職業、生平大事…
(連續聊了三天多)
他的兒子女兒對她也蠻孝順的,每個人都搶著顧
但是她不要她的兒子女兒這麼累
因為她只是因為小小的傷口,沒有痊癒,又加上糖尿病,而引起蜂窩性組織炎
整個腳好腫…不能走路,上個廁所要人幫她推輪椅…
這個丫桑的故事,另一章節再說(聽了三天,從他們家的鄰居,到他的兄弟姊妹)

A床則是由印尼看護照顧
A床的丫桑,是因為臀髖骨在第二次開刀時,植在內部的鐵生鏽發炎而引起
四肢抽畜,神智不清,甚至有時候還會大聲喊叫,咳嗽、
外勞也是很辛苦有時候整夜他在喊叫時,他要起身幫它拍背…

接下來的幾天就與他們一起度過…
雖然A床很吵!C床的丫桑很『親切』
但是總比腫瘤病房來的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