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4  中國時報

南方朔觀點 官場成了小丑劇場
南方朔    

古代的東方宮廷有「優」,西方朝廷則有「弄臣」這種人,用現代術語,統稱「小丑」。

    「優」和「弄臣」乃是奴隸階級轉化過來的職業角色,他們地位至卑至賤,實為皇室的家奴家僕,專門在主子面前插科打諢,裝瘋賣傻,耍寶鬥趣,替主子解憂。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乃是「耍寶」這一項了。它指的乃是一個人,把自己搞得好像很賤很爛很白痴很沒尊嚴,從而讓主子覺得自己更高貴更優秀更智慧更英明蓋世;透過這樣的對比,主子始能龍心大悅,時時刻刻都活在有信心;覺得天下只有他配享用的快樂中。

    不過,儘管過去的宮廷有「優」和「弄臣」,但無論東西方從遠古以來,都至少知道真正的政治乃是正人君子之事,設若不誠不正,政治即難免搞成「獨夫政治」;而西方從亞里斯多德起,也早就指出好官吏、好政治、好公民,好百姓的相關性。政治是一切事情的上游。當政治爛到不行,一個國家當然也就不可能行。柏拉圖用「掌舵人」來期勉聖君賢相的政治,這是高標準,很難達到,只要有個中規中矩的中標準,大家就要偷笑了。

 

    而今天台灣的悲哀,除了一堆皇親國戚和高層在那裡憑特權憑關係而集體A錢外,同樣恐怖的乃是整個官場種種荒唐離譜已「罄竹難書」,早已成了一個「小丑劇場」。教長杜正勝繼「典型苑在」又再鬧出「罄竹難書」的笑話。當大家在那裡笑罵成一團的時候,我則只是視之為「小丑」,而今天我們的整個官場,其實早就成了舉世罕見的「小丑劇場」。莎翁名劇《李爾王》裡有句形容官場惡濫的名言:「在一堆垃圾裡不可能做出黃金。」今天官場如「小丑劇場」,它除了提供含淚的譏笑之材料外,還有甚麼意義?

    如果我們不是太沒有是非之心,都當知道今天這些沐猴而冠的大官,絕大多數給他們幹個科長司處長,就已算很抬舉了。而這些「不是個東西(Nobody)」的老兄卻時來運轉,當然種種小丑行徑不斷。他們靦顏求寵,脅肩諂笑,無事則仰觀臉色,縮眉低眼;有事趨奉,則掇臀捧屁,阿諛獻媚。前財長林全稱扁嫂炒股「有利於股市活絡」,杜正勝歪嘴吹喇叭,鬼扯「罄竹難書」。小丑到這樣的程度,不是最「典型苑在」的PLP嗎?

    而除了趨奉有術,洋相出盡外,一堆人因為素質堪疑而露餡的例子就更多了,外長黃志芳的「存在主義」,陳唐山的邀宴說謊,城仲模的「肚子痛上賓館」……不都是更精采的小丑表演?這些官都是大官,而今大官變成小丑,丟人現眼到家,不但他們自己無羞愧見笑之心,而我們社會居然也還會讓這些人繼續居高位,繼續提供小丑表演。這些小丑當然有問題,但我們整個國家社會豈非問題更大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