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自玉米園的玉米粒

記得大學聯考成績單下來時,英文老師為了玉米的英文分數高出高標,是班上分數數一數二高的(大約40多分吧),高興的打電話來與玉米聊好久。

剛放下話筒,隨即接到一個同學的電話:『我英文考得好糟。』他很沮喪。

於是玉米用她三寸不爛之舌,開始安慰他,東說西說,又是打氣又是笑話,說到他終於展開笑顏。玉米於是問:『說了半天,你到底幾分啊?』

他讘嚅了好久:『不到90啦!』

一聽,玉米覺得該被安慰的是玉米。

**

拿了一件衣服要家蓉換上,家蓉撇了一眼,嗤之以鼻:『不要,那個娃娃戴眼鏡,好醜。』

居然嫌起四眼田雞一族,真是不孝,不趁此機會捉弄她一下,媽媽心有不甘:『嗚嗚嗚~,媽媽有戴眼鏡,家蓉說媽媽好醜,嗚嗚嗚~』

家蓉心一驚,不小心批評到最心愛的媽媽,趕緊改口:『沒有,媽媽好漂亮,媽媽好漂亮。』

媽媽還不肯罷休:『家蓉說媽媽好醜,嗚嗚嗚~』

『媽媽,我好醜。媽媽,我好醜。』家蓉急急地把自己醜化了,希望藉此安慰媽媽。

『真的嗎?』媽媽在十指摀住的眼下偷看她。

『嗯,』家蓉信誓旦旦,『媽媽是恐龍。』

ㄚ?恐龍?ㄟ,好吧,媽媽原諒你的天真無邪,媽媽願意相信在妳小小的腦袋瓜裡,恐龍是一種很美的生物。『那家蓉呢?』媽媽忍不住要問。

『家蓉是漂亮的新娘子。』

這太不對了吧,妳是在安慰媽媽耶,怎麼妳是漂亮的新娘子,媽媽就得是恐龍?

唉,好吧,媽媽只好試著說服自己,恐龍在家蓉的小腦袋裡面,與新娘子一樣漂亮。

**

人在心中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顯然對英文成績的標準,玉米與同學的定位高低相差很多,但是,在知道對方的定位前,玉米的安慰是很真誠的。(雖然事後覺得他很可惡,這麼高分還在沮個大頭喪呀!)家蓉與媽媽的美醜標準也有相當大的差距,不過很明顯的是,這個小娃兒很努力的在安慰媽媽。

安慰,是一種藝術﹔用心的安慰,或許用字遣詞不一定正確,但是想來總是貼心。前提是,安慰的人有顆體貼的心,接受安慰的人,如果也可以放開心來包容所有安慰言語後面的真心,很快的,就可以走出需要被安慰的泥沼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