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公!救我!救我!」 「快!抓緊我的手!」 「我快撐不住了,你……你放手好了,我不想連累你。」 「別說傻話,為了我,你一定要撐下去!」 「嘿咻~」終於,兩個翻滾,我倆雙雙滾回床上。 「老公,你又救了我一命,謝謝!」驚魂未定,我一把擁住他,渾身仍不停顫抖。 「我們是夫妻,本來就是要有難同當。」他輕拍我的肩膀。 這已經是我跟恐龍結婚以來,第三次上演失足落床驚魂記了。 難怪,結過婚的人都說:「婚姻生活需要適應!」,因為光是從一個人一張床,變成兩個人一張床,就會因為不適應而發生交通事故;更何況是從一個人一間房,變成兩個人一間房後,兩個人要彼此磨合的地方,就更是不在話下了。 與其你適應我,不如我習慣你! 記得剛渡完蜜月回來,兩人開始回復平時上下班的作息。一早要六點起床的恐龍,總是晚上11點鐘就在床上躺平,準備就寢。而對上班時間比較晚的我來說,晚上11點,正是扭開房裡的電視機,挖出冰箱裡的各色零嘴,來個睡前享樂的時候。 坐在床上,又是食物、又是電視,偶而還發出幾聲回應電視的狂笑,我渾然不覺在床的那一頭,正躺著一個輾轉反側的失眠者。直到某天,驀然回首時,我驚覺,已經躺平的恐龍,竟然將平常騎車用的口罩,理直氣壯地戴在臉上。 我瘋狂地將他搖醒:「老公!老公!你睡覺的時候為什麼要戴著口罩,而且還是戴在眼睛上?」 他拉下口罩(從眼睛上)不好意思地看看我:「因為有光我會睡不著,家裡又沒有眼罩,所以我就想用口罩試試看,沒想到效果還不錯。」 難怪新婚以來,他每天看起來精神都很差,原來是晚上根本都沒睡好。驚覺自己的自私與任性,我作勢要把電視機關掉。 他卻一把將我攔住:「沒關係,妳看妳的,我們是夫妻,本來就是要互相適應,」 他不說還好,這樣一說,我的罪惡感更重了:「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也想睡了。」 將電視關掉後,沿襲婚前習性,我扭開音響,放出浪漫的拉丁舞曲,準備讓熱情的音樂,為這一夜好夢助興。 自己陶醉不已,就要沈沈睡去,突然,我感覺有些異樣正在身畔暗暗浮動。睜開眼睛一看,赫然驚覺恐龍竟直條條地楞坐在床上。 「老公,你怎麼了?睡不著?作惡夢?」 「沒什麼,我只是起來休息一下。」 我第一次聽到有人睡到一半還要起來休息的。如此不尋常,其中必有詐。 幾番「耳提」面命、嚴刑逼問下,我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原來,婚前的恐龍,睡覺的時候是從來不聽音樂的。 「為什麼不告訴我?」我替他叫屈。 「給我時間,我很快就會習慣了。」 「那,讓我來習慣你。」我說。 「妳已經肯為我關掉電視了,我堅持,這一次我來配合妳。」 「但是昨晚你又救了我一命,該是我回報你的時候。」我將他手上的音響遙控器奪了過來。 「要不是妳嫁給我,少了1/2張床,妳就不會失足落床了。一切都是我造成的,理應我退讓。」恐龍又將遙控器搶回手上。 我終於被逼急了:「你再跟我爭,我就把房間裡的電視、電腦、電燈、音響……能叫的、會亮的,全部都打開,讓你配合個夠!」 恐龍:「…………」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經過一段時間的配合與習慣後,我們漸漸能在彼此重疊的空間裡優遊自如了。我幾乎以為,兩人已經練就「1+1=1」的最佳狀況,從此以後就要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沒想到…… 你品味中有我,我品味中有你 我一直以為,「品味」是我跟恐龍兩個人最契合、最無須重新調配的事情,因為從我們共同挑選的床單、窗簾及飾品,從來都是「有志一同」上就可以證明。 直到那天,我的手帕交來家裡玩,參觀到房間的時候,大叫一聲:「哇!好可愛喲!沒想到妳跟公婆住,還能擁有這麼一大個屬於自己的房間,難怪婚後的妳看起來那麼幸福美滿。」 朋友說完,跳上我的粉紅色Kitty貓床單;將床頭櫃上一整排的芭比娃娃玩弄一陣後;接著還將身旁那盞跟房內其他家具命運一樣,被我貼滿星星貼紙的桌燈,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假裝一副十八歲小女孩的天真模樣。 好不容易,她累了,才轉頭對我說:「接下來,帶我去參觀妳跟恐龍的新房吧,我好期待喲!」 然後,我愣住了:「這就是我們的新房啊!」 接著,換她楞住:「騙人!這個房間的顏色、氣味、風格,明明就是妳的房間嘛,根本嗅不到一點雄性的味道啊。」 然後,我就陷入前所未有的婚姻瓶頸了。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讓恐龍在這個房間「隱形」的? 當天下班,恐龍回家後,驚覺自己收拾好的所有襯衫、襪子、領帶,不是滾落在地上、披掛在床上,就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垂落在椅背上。 「我們的房間遭遇什麼了?」他驚愕地問我。 「你不覺得這樣的空間,比較像是有男人存在的環境?」我沾沾自喜。 「我只覺得這是一個被蹂躪過的環境。」 被二次傷害的我,決定將困擾丟給恐龍。 恐龍恍然我的憂慮:「有什麼關係,只要妳喜歡,Hello Kitty的窗簾、床單,我也覺得挺可愛的啊。」 「但是,如此一來,你的世界不就變成我的世界了?」 「婚姻,不就是這樣!」 「當然不是這樣!婚姻是要合而為一,而不是要二中選一!」突然間,我有了答案。 親愛的,我把空間變大了! 拆下櫃上、牆上女人兮兮的畫報及貼紙;我將平常蒐集的,兩人共同看過的電影明信片,以顏色作分類及排列組合,黏貼在櫥櫃及牆上。這些明信片不但展現出如壁紙般的裝飾效果,更將兩個人的共同回憶保鮮起來,成為空間裡最動人的表情。 充滿趣味及實驗性的是,以後還可以根據季節或是心情,隨時更換房間裡的電影明信片。不同的排列組合、不同的色調呈現,將會帶給兩人世界截然不同的感覺。 接下來,我又為房間添置了一塊可吸鐵、又可書寫的白板,將兩人的合照布置在白板上;也立下一條新的家規:從今以後,兩人要輪流在白板上留言給對方。因為一句「妳睡覺的樣子好可愛喲!」或是「昨晚你那麼累還來接我下班,好感動喲!」都可以讓對方幸福一整天。 然後,我們也為套房裡的浴室架上了美麗的浴簾,一來可以增添浴室的色彩;二來可以增加衛浴的功能性,製造兩個人有點浪漫、帶點神秘的距離,興致來時,還可以一個人坐在馬桶上、一個人泡在澡缸裡,隔著浴簾,聊一場「純友誼」的天,也是不錯的休閒娛樂! 在房間裡動了一點小手腳後,我與恐龍雙手交握、環顧四周,這個原來每個人都只能分到1/2的空間,突然有了好多的可能性與張力。 「我發現,兩個人共處的空間再小,好像都不成問題了!」擁著我,恐龍心滿意足的說。 我想,這種感覺,就像熱戀的兩個人,在雨中共撐一把傘一樣。傘裡的世界越小、兩個人的距離越少;想像的空間就越寬廣、越美好! 有人說,一個人過了二十五歲就該為自己的外貌負責任;我想,男人最應該為女人的外貌負責任。 一個清麗脫俗的女人跟了一個俗不可耐的男人,日子久了,女人也會變得很庸俗,她的五官沒有改變,皮膚依然白皙,但是她的氣質總是比不上從前了。 我們總是被我們所愛的東西定型,一個女人愛上一個怎樣的男人,她就會變成一個怎樣的女人;女人不美,是男人的責任。 一個本來很漂亮的女人愈來愈憔悴,那麼,一定是她的男人待她不好,她有憂傷,才會失去光彩。 一個本性馴良的女人愈來愈潑辣,那麼,一定是她的男人不爭氣,她只好比他強。 一個清秀的女人變得愈來愈冶艷,那麼,一定是她的男人不能滿足她,她只好把風情投向其他男人。 一個本來很高貴的女人變得愈來愈隨便,那麼,她的男人一定是個沒上進心的人,所以,她也失去了上進心。 一個本來很平凡的女人,變得愈來愈漂亮,愈來愈有氣質,舉手投足愈來愈有味道,那當然是她的男人的功勞。 男人千萬不要抱怨身邊的女人愈來愈難看,她不好看,問題一定出在你身上. 資料來自 優仕網 如有侵權請告知以便刪 引用:http://tw.myblog.yahoo.com/jw!Uq5UsOCTEUdnwJYFHal4N9iU_e0-/article?mid=7543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