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跟珠說電話說好久好久…
好久好久沒有跟好友聊天了…
自從珠結婚後,我們就很少聊天
而且也沒見面,以前我還會三不五時上去嘉義找她們
現在…難囉。

珠跟我說:『她發現她有了白頭髮!』
那種剎那間,簡直無法接受

原來長大…一點都不好
煩惱多…責任也大

我跟珠抱怨說
我不要當他的好朋友了啦!
跟她一樣愛操煩的…

說真的!在某些方面我和珠是挺像的…
我們二個都太為家裡面的人著想
而搞的自己很累!很累!

珠曾經因為媽媽生病,而放棄了研究所的考試
而這是我對珠最感抱歉的事,就是在她媽媽的告別式那一天,
沒有去跟疼愛我的陳媽媽說再見

縱然珠在媽媽走了之後,依然考上了研究所
但是為了七十多歲的老爸,而放棄了較好的學校
而讀離家近的研究所,天天通車只是為了陪陪老爸。

那我呢?
我想!我在我的日記上也寫了夠多我對家人的操煩…
我想!我也應該不輸珠的吧…

我們這二個女人…怎麼這麼愛操煩唷!
不過那種有心事共享…
好朋友, 不就是那樣子咩…

不過…隨荖珠結婚…許多的事…我想就算她跟我分享!
我也無法體會吧…

唉!年近三十的女人的悲哀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