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個月丫媽又履搬家了…
我實在很不願意看到一個九十五歲的老人這樣子搬來搬去的。
但是小舅媽的堅持…

很早很早之前五舅及他老婆和爸媽就有很多的不愉快
對於我們一定總是竭盡所能的給我們難堪

很早以前外婆總是每個月得搬一次家
那時我們家還很好過的時候
媽媽就把外婆接來家裡跟我們一起住
不讓外婆當遊牧民族

自從家裡跑路之後
外婆跟著老五一家住
老五的老婆總是每天對外婆說媽媽的不是

我們有好多年沒跟迯婆聯絡了…
媽媽總是透過外婆的好朋友打聽消息
但是也不讓外婆知道我們的近況…

當外婆的好朋友- 黃盆丫媽告訴媽媽…外婆每天想到媽媽想到哭…
媽媽還是受不了像賊一樣的打電話給外婆
老五的老婆知道後還罵外婆…

大舅和二舅要媽媽和他們說清楚講明白…讓外婆在他們家好過活
但是很多事情跟本早已變成羅生門,無法找尋真相…

一直到了外婆生病,
媽媽及力跟舅舅爭取與外婆同住,那時候的外婆大小便無法控制
甚至會邊大便,邊走路。我們全家一起照顧外婆,外婆復原了。

外婆還是依然得每個月搬家,只不過大舅、二舅、三舅不忍外婆搬來搬去
以貼錢的方式要我們幫他們照顧外婆。唯有老五及老六,對媽媽要成見,不願讓我們好過日子
就是要帶回家,或者是硬要把大家的公定價錢給減半
這些,沒關係,他們爽就好了。

但是很奇怪的是,每回外婆從老六家回來後一定會大病一場
我和媽媽總是忙的人仰馬翻的,有一次,我覺得不對勁,要媽媽趕緊送外婆去醫院檢查
那時候的外婆病危了。
在醫院住院的期間
姊姊幫忙找醫生,安排頭等病房
而我則在醫院照顧了外婆一個月
那一個月,外婆差點給我們say goodbye

下個月,外婆又要搬家了,
每回節氣的時候,外婆的氣總是特別的虛
尤其外婆要搬家的時間又剛好是大過年的…
為些我打了電話給三舅,要三舅幫忙,不要再讓外婆搬家
三舅他無法做主,要我打電話給二舅。

打了電話給二舅,二舅也表示了他的無能為力
在電話中,我一直動之以情,
要二舅給他的弟弟們說…
不要再拿自己的媽媽當籌碼…
一個老人有多少的日子可以過,
我們應該把握的是媽媽在的日子。

我想,今天他們這麼的對他們的媽媽
他們的孩子,以後也會這麼的對待他們的…
我相信…
我也詛咒他們…
他們於心何忍呀…

跟二舅說著說著…我又忍不住哭了…
我真的很生氣…
很生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