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09  中時晚報
孫吉祥取精現轉機
">孫吉祥取精留後。現轉機
吳慧芬/台北報導
    已逝連長孫吉祥「死後取精」出現轉機!衛生署表示,若孫家是以非人工生殖為出發點,例如出發點是留下親人的組織,衛生署就管不到,幫忙取精的醫師也不會受罰。

 

    衛生署昨日不同意孫吉祥未婚妻李幸育「死後取精」,還說幫忙取精醫師,可能因違反醫學倫理面臨醫師法、醫療法處分,使得李幸育即使哭到淚水決堤,也找不到敢對抗衛生署的泌尿科醫師,但今天這結果突然出現轉機。

 

 

    衛生署國健局婦幼與優生保健組長蘇淑貞說,李幸育昨天表示,想取孫吉祥的組織做試管嬰兒,這就涉及醫學倫理與人工生殖的立意,因為醫師得去幫忙製造沒有爸爸的孩子。

 

    但如果李幸育或孫家的出發點,是保存親人的組織,那麼就與人工生殖管理辦法「風馬牛不相干」,進行死後取精的醫師,也無違反醫學倫理問題,甚至不必向衛生署請示。

 

    蘇淑貞說,李幸育的處境值得同情,但若她執意要生註定沒有爸爸的孩子,對骨肉並不公平,但若她的出發點,僅單純為留下愛人的組織,「死後取精」並無不可。蘇淑貞說,如果是保存親人的組織,死後取精的精子,不受人工生殖管理辦法約束,但若發現是要用於人工生殖,依法這些精子就必須在主人死亡後的兩個月銷毀。

 

亮墥心得:

 

就社會層面來看

 

1、人家說法理不外乎人情,但今天孫連長是代表著軍方,國家的法律對他們是處以最嚴勵的看待,如果他可以取精那麼『人工生殖管理辦法』的存在似乎就有點諷刺;而且這個新聞是鬧的滿城風雨,如果真的可以,那以後每個人都可以了。不如把『人工生殖管理辦法』給廢了!

 

2、一個沒有完整家庭的小孩,縱使有再多的愛,依然無法彌補他一輩子的缺憾,每個都有爸爸媽媽,如果『他』是爸爸的遺腹子,那是無話可說的,但今天的『他』是媽媽跟『上天』要來的禮物。只有媽媽沒有爸爸,在他成長的過程中,情何以堪。

 

3、套句媽媽說的:小孩子的出生,是我們國家要養的,我們的國家勢必又要為這個小孩子的成長付出相當的一筆錢。

 

問題:如果今天孫連長是生命垂危,醫生表示不樂觀,那可以取精嗎?如果未婚呢??如果成了植物人又可以嗎?法律有規範嗎?無解?

 

就個人觀點來看

 

1、如果是我,我也一定會想這麼做的,但那只是一時的衝動,生養孩子是一輩子的事,12年的感情,又快結婚了,說走就走,心裡的悲傷是一定有的,生了孩子看到孩子,想到的是一輩子的痛。

 

2、好吧,取精的成功率隨著自體內取出的時間間隔越久,成功率越低,你們就別再反對啦!如果取精成功了,那表示『他』或者『她』願意來做孫連長的孩子,如果沒有成功那也是他們的命。『人工生殖管理辦法』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唷

 

 

寫完之後,看到了范立達的部落格這邊有寫了關於取精留後的想法,及大家的評論!

 

原來,我所想到的大家都想到了
只是想說來練習寫寫看評論的,順便訓練自己看事物的眼光要弘觀的!無意中發現
了,原來一件事物中,每個人的想法竟是這麼的不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