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週渾渾惡惡的過完了…


這一週心在淌著血…


每日想著這痛苦的一生,淚也總是止不住…


人家說陳幸妤很可憐,他雖貴為第一千金,可是卻是被家裡的人拖下水


背負著家人的罪責及眾人的指指點點


至少人家陳幸妤有享受到那些甜頭


而我呢?卻總是背負著老爸那種幾近暴君不可理喻的行為…


從小到大…一直不斷不斷的循廻再循廻!


 


國小的我和姊姊是沒有寒暑假的!每天一大早就被叫到工廠幫忙


那時候家裡是開工廠,媽媽說,別人不做的事,我們要撿起來做


因為我們不做,別人也不會做!那時候我和姊姊二個不到十二歲的年紀


做的是粗重到不行的工作!這些我們也都一一忍了下來


 


國中三年,依然是沒寒暑假…我們的寒暑假依然是在工廠度過


只是頂個好聽的名聲…叫做老闆的女兒…


殊不知其實老闆的女兒可是很可憐的…因為老闆老是在做賠本的生意:


而老闆的女兒得陪著老闆吃苦…省錢…從小到大的房子是租的…


車子是撿別人的淘汰的…


 


 


國中畢業,歡天喜地的要去外地讀高中(這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卻偏偏被騙去讀五專,說的好聽說是我的視力不好


怕我讀完高中眼睛就瞎了


其實是因為當初姊姊讀私立的五專,家裡供不起二個孩子讀私立的


就這樣,我選了一間離家最遠的國立五專就讀


 


從專一到專五,打工再打工,是我生活的一部份


而家中的工廠更是在我專一的時候,因為週轉不靈而倒閉,甚至得躲地下錢莊


別人寒暑假有家可回,而我的家在哪裡?


尤其當時更是沒有手機這玩意…


我的父母每天總是開著車帶著當時五歲的小妹,從南到北流浪再流浪


 


我們曾經一年搬過三次的家,


媽媽說,我們不可流淚!我們不可以怨恨!因為那是我們上輩子沒有做善事,積公德


無法為自己找個家境好一點的父母


 


十八歲的我有了駕照,馬上找工作


曾經有過在專四那一年日日滿堂又是超多殺手老師中,下課十分鐘及中午休息時間去學校辦公室掃地


五點下課後衝到鹹酥雞店去打工,晚上十二點收工,隔天八點上課


日復一日,這一切都是為了生活…


我能怨嗎?我能恨嗎?


是的!我從小到大都恨他…


國小時繳不出的註冊費是媽媽四處去借的:


專科時,沒有錢過生活時,是媽媽的堅持,要我們完成學費的


一有不順心,不如意的時候,是媽媽忍著他的暴君脾氣:


深怕她的女兒們受傷害…媽媽忍了二十多年


這些我看在眼裡…


對他的恨是日益加深…


 


尤其是在我考上研究所的那一年,


他以離家出走威脅我,不讓我就讀!


誰有這樣的父親,自以為是以自己的想法暴君式的要他的孩子去接受…


這件事只是加深了我對他的恨意:


 


前幾年,因為之前闖下的禍,去牢寵裡生活了近一年的時間


一切是那麼的突然無預警,家中從來不知道我們家有個見警察死


總是覺得為什麼他做事總是神秘兮兮的,


事情爆發的讓人完全措手不及,所有的計劃全被打亂了:


我和媽媽被迫接下所有的爛攤子


是我,每週騎著近一個小時的車程去看他,帶著滷味和現金去孝敬他


聽著他的懺悔,說他有多麼對不起我們


是我和媽媽兼著好幾份工作,把貨款和貸款清了,


 


當他回家的哪一刻,他說,家計要讓媽媽管理,他要負責衝生意


其實,一切都變了…


他又變回了原來的他


一個沒有擔當的暴君


而我對他的怨也是越來越深了


媽媽說,你在參加考試的人,不可以對自己的爸爸如此,這樣是不孝


可是我在繼續忍耐下去的結果,會像之前一樣


越來越大的洞,再一夕之間暴發,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我寧可不要跟他說話…我也不願眼睜睜的看著挖好的洞等我跳下去


 


人家說虎毒不食子


當老虎沒飯吃了。走到窮途沒路的時候


孩子還是得被犧牲的


越想心越寒,心越痛,眼淚也是越流越多


為什麼我的爸爸不能和別人的爸爸一樣有擔當呢?


天上的神明呀!請您原諒我,無法再對他愚孝了


請您給我力量,給我智慧讓我知道該如何去解決這無法打開的死結


也請您保佑很面的洞不會很大,不會讓我死的不明不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