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6  中國時報
南方朔觀點 法律可否打敗權力?
南方朔

當此五濁惡世、貪慾滔滔,上焉者已成竊賊,下焉者當然苦多福少。當最基本的「德」已消失無蹤,人們遂只得把渺茫的最後希望寄託到「法」的身上。它是台灣最後一根支柱,當這根柱子也撐不起來,我們就只好等著天崩地裂。

    但「法」這種東西,是否會成為台灣最後免於徹底沉淪的柱子;或反而成為壓死台灣這個駱駝的最後那根稻草?我可沒太大的信心,只能私下祝禱。《李爾王》裡,就如此唱衰法律:

    襤褸的衣裳會使小小的過失也無法遮掩。

 

    錦服裘袍則一切罪惡皆可隱藏。

    當罪惡包上了金箔,

    正義的銳利矛槍也會刺之而自行折斷。

    若罪惡是用破布包起來。

    則最不像樣的茅草也可一刺就穿!

    另外,莎士比亞在另一齣《量罪記》裡,更藉著一個被壓迫的女子,表達了這樣的懷疑

    因為啊,當權者雖和其他人一樣犯錯,

    但權力的裡面卻有著一種靈丹妙藥,

    可以從頂上開始就把罪惡遮蓋!

    而由台開集體弊案迄至目前的發展,儘管看起來已隨著駙馬爺的被收押禁見,好像有了進展。但為什麼大家反而疑慮之感更深了呢?原因或許即在於大家已敏銳的體會到,由於檢調辦案拖拖拉拉,早已盡失先機;於是,那些人遂在法律達人,財務會計達人的參詳教示之下,設定好了他們的套招停損策略。從第一家庭「切」第一親家,從民進黨「切」趙玉柱,從趙玉柱攬下炒股的全部責任,任何讀過邏輯學,或者還有點常識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來,它其實是被一個很厲害的核心邏輯或者辯護策略所貫串的。當檢調人員因為在泄沓中失去了掌握蒐集證據和供詞的先機,說不定這個案子就真的只能辦到趙玉柱和蔡清文這兩個已被設定的「停損人物」為止,更龐大的內線交易網絡,甚至更重要的聯貸案,也就被「停損」掉了。而到時候,說不定「餐敘歸餐敘,買股歸買股」還真的成了理由。

    因此,台灣的人對司法不是那麼有信心,原因在於司法自己沒有生產出信用。在此可用《哈姆雷特》裡的句子做為傍注:

    在這個世界腐敗的潮流趨勢下

    犯罪者金光閃閃的手會被正義推開不顧

    而經常也顯示那敗德的價錢

    它將會把法律買到自己這一邊。

    一個良好的社會要靠許多支柱撐起,而今天的台灣,則是所有的柱子都已傾斜。因而人們遂格外寄希望「法」這個領域。十幾年前,義大利一票司法官在佩卓(Antonio di pietro)領頭下大肅貪,偵辦三千人,包括兩個總理、三個黨主席、十幾人畏罪自殺,因而拯救了義大利的政治。而台灣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