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債問題日趨嚴重,因付不出卡債,遭銀行外包討債公司逼債自殺的人越來越多,還有舉家集體自盡的,慘不忍聞,已成為社會問題。所幸台灣公民社會已漸成熟,民間自發性慈善團體已介入幫助卡奴度過難關。
應有區隔免浪費資源
法律扶助基金會和泛紫聯盟,昨共同成立卡債族律師團,義務為卡奴向銀行團協商,討論後續還債計劃。現在共有65位律師加入,682件案子獲得幫助。對社會弱勢者的貢獻很大,社會應向他們致敬。法扶會的服務排除了4種卡奴:過度性消費者、投資性消費者、無清償意願者、蓄意躲債者。這4種卡奴不但不值得幫助,還應受到法律的懲罰,因為他們貪婪多欲又違約,還使銀行受到損失。
鑑於卡債成為社會問題,蘇貞昌也指示成立兩條專線──債務協商機制申訴專線和不當討債申訴專線。前者類似法扶會的功能,協助卡奴與銀行協商還債辦法;後者是遭討債公司不當逼債時的求救專線,應是提供警察保護和法律服務的機制。這是好事,證明政府為民服務的熱誠,是對社會事件的正確反應。但也應排除對上述4種人的協助,以免浪費大家資源,直接鼓勵貪欲浪費。說到底,無論法扶會還是政府專線,欠債還是要還。

貧富兩極弱勢者增多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卡奴們應知道這道理,也應學到節儉務實的教訓。不過,銀行的卡息儘管沒有違法,但是高得像吸血高利貸,在道德上對弱勢者確有虧欠,也有負銀行的社會責任,像被耶穌責罵的法利賽人。銀行應知內疚慚愧,檢討改進。尤其可惡的是外包給討債公司,利用黑道的恐怖手段逼債,致使有些卡奴因恐懼而走上絕路。這是銀行的間接殺人,與地下錢莊有何不同?
親民黨立委主張立法限制銀行的卡息,也不妥,因為政治干預妨害自由經濟的運作,不利經濟的長遠健康發展。
那些真正可憐,須靠卡金暫時度過難關的家庭,是最慘的受害者。或失業、或重病、或意外,幾乎沒有生路。銀行一逼債,只有絕路一途。這是台灣貧困化與貧富兩極化的結果。這類人一年比一年多,已不只是社會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了。那個熱中於玩符號把戲──如廢統的總統,聽到被逼債可憐人的哭聲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墥 的頭像
亮墥

就是我!亮墥的生活

亮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